2020春節
x

注冊新用戶

發送驗證碼
立即注冊
X

修改密碼

發送驗證碼
修改密碼

銀杏

2019年12月16日 09:42:09 來源:黃山日報 作者:蘇米

  車輪馳過,銀杏葉飛舞,柳樹葉飛舞,我跟著后面也一陣悸動。這是一個太陽明朗天空通透的冬季清晨。

  陽光壓在落葉上,霜清透明。樹木之間天真無邪。仿佛是一段光陰的片斷或者是截取了一段光陰,暫寄這兒。來往的稀疏的人流便成了虛無。

  誰也沒留意,我也是。

  早晨的空隙是容不得浪漫的小情調的,各自的崗位職責催促著,安頓生活才是一天的主題。一條路的升華在于路旁的樹,在路中間看樹,在樹之間看路。童年時,不知道說出這些風景的言語。哥哥們落下我時,我就在路上蹦蹦跳跳,手摸著樹干繞來轉去。就那么一段不寬、兩旁梧桐的小道。我挨個數過去,又挨個從另一邊數過來。踢著石頭過去,踢著石頭過來。我用手摳樹干上的樹皮,在地上玩小石頭,跟他們說話。媽媽喊我時,我說再見,我要回家啦。也有時,因為走得急,忘了說。但好多時候,我使勁地抱著樹,不想走,好像再多呆一會他們就能開口說話,跟我道別。

  微風起,又是一陣銀杏葉從枝頭忽高忽低,飛離。樹根是早看不見了,一些路面也漸隱身。層層疊疊的葉,濃淡相宜的黃。間密有序又漫不經心。黃若是穿在身上,膚白了跟著眉眼也俊俏起來。側身而過的行人會多打量幾眼,便覺著自己是天生麗質呢。披著銀杏葉的路,也是。

  盡頭環衛工推著車出現了,抓著掃帚走近。葉子從角落里出來,遠遠近近地聚攏,沉淀的杏黃被抱起。地面成塊、成片露出原本的寡淡。最后幾片散落的葉子全部進了四輪小車,一步一步隨橘黃的身影遠去,消失。街道清冽了,細密的凹凸、斑點坦蕩地呈現。被掀去妝容的人,徹底冷靜下來。風一吹,生活最初的狀態原是明朗清透。我站在對面的柳樹下,看著。陽光有了些重量,樹的輪廓分明。葉子在這一天離開,銀杏樹在這一刻堅強。

  “一切美好的事物永不消逝,它們冰一樣地凝結,而有一天花一樣地開放”。它們永遠都在,在另一個時空,每天帶著太陽呼喚我們醒來。


編輯:文潮

青海快3开奖走势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