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冊新用戶

發送驗證碼
立即注冊
X

修改密碼

發送驗證碼
修改密碼

穿上新衣過大年

2020年01月20日 10:25:04 來源:黃山日報 作者:吳建

  “新年到,真熱鬧,穿新衣,放鞭炮……”在我兒時的記憶里,過年最開心的事莫過于在春節期間穿上新衣服去親戚家拜年。

  一進臘月,孩子們就會互相打聽,你媽媽給你準備了什么樣的新衣服,你爸爸給你買了什么樣的面料?或者女孩子們商量,一起去買最流行的花布做棉衣。我們男孩子不太參與議論,但私下也沒少較勁。過年除了鞭炮是我們的最愛,再就是新衣了。

  臘月十五,生產隊分紅。父母勤勞,每年掙的工分最多,分到的錢也最多。拿到血汗錢,母親便帶我們姐弟幾個高高興興地趕往供銷社,為我們扯上幾尺布做新衣。平時冷冷清清的供銷社此時卻人山人海,尤其是百貨柜前擠滿了人,有買糖果的,有買鞭炮的,有買茶具的……柜臺里各種商品也是琳瑯滿目,應有盡有。我們好不容易擠到布料柜前,只見五顏六色的各種布匹整齊地豎放在布櫥內,看得我們眼花繚亂。母親問大姐和二姐喜歡什么布,她倆一個想買粉紅色的卡其布,一個想要白底黃花的格子布。母親一一滿足了她們的要求。母親又問我想買什么顏色的布,我那時還是八九歲的小孩子,不懂什么好看不好看,跟著來就是湊個熱鬧,就說隨便,母親幫我買了個淺藍色的條紋布。又來到文具柜前給我買了一支帶橡皮的鉛筆,叮囑我來年要好好學習。我不加思索地回答:“是!”一家人便歡天喜地地回家去。

  我們隊里有個裁縫師傅,她家有一臺縫紉機。買了衣料,母親就去請她來我家替我們制衣。過了兩天,父親去裁縫師傅家將新式縫紉機用拖車拉到我家。師傅把我們姐弟幾個叫到跟前,很認真地替我們量尺寸,用彩色粉筆在布上畫好線,母親裁剪。裁縫師傅在縫紉機上縫制衣服,母親則在一旁遞線、剪袋布、領布,打眼、鎖紐扣。那時沒有電熨斗,燙衣服是用一只軍用大瓷杯,將滾燙的開水倒進杯內,蓋好蓋子,再熨燙衣服。一俟新衣制成,母親便讓我們試穿。穿著光鮮的新衣服,我們心里別提有多興奮了。可新衣穿在身上只一會兒,母親就讓我們脫下來,說留待正月初一再穿。我們很不情愿地脫下衣服,心里暗暗祈禱大年初一快快到來。

  好不容易盼來大年初一,我們早早就起了床。吃完早餐,我們像小鳥似的飛出了家門,興高采烈地到鄰居家、同學家拜年。過大年穿新衣是個古老的習俗,南北朝就有這一天“長幼悉正衣冠”的記載。在宋朝,《東京夢華錄》中也有記述,每到新年這一天,大家都穿得干干凈凈的,到處去逛。初一日,人們都要穿新衣,也含送舊迎新之意。

  而今,國家富強,生活富裕,一年四季買幾件新衣服穿穿已不足為奇。雖然童年的時光早已遠逝,但是內心深處那過年穿新衣的記憶彌足珍貴。


編輯:文潮

青海快3开奖走势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