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春節
x

注冊新用戶

發送驗證碼
立即注冊
X

修改密碼

發送驗證碼
修改密碼

水質由Ⅴ類好轉為Ⅳ類 巢湖治理:向法借“力”

2020年01月22日 09:08:38 來源: 安徽日報

去年末的巢湖監測數據顯示,與上年同期相比,全湖水質由Ⅴ類好轉為Ⅳ類,化學需氧量、氨氮、總磷濃度均值明顯下降,湖區藻密度處于較低水平。

立法織“網”補“漏”

冬日的濱湖國家濕地公園,天藍水碧,空氣清新。此時,成群結隊的候鳥正在園中翱翔覓食,追逐嬉戲。“你看,還有蒼鷺、東方白鸛等珍稀鳥類呢。 ”游人的身影和偶發的贊嘆,“驚起一灘鷗鷺”,鳥兒們飛過天空的弧線構成了公園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濕地是入湖河流的‘凈化器’,是巢湖生態安全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 ”合肥市林園局濕地處處長羅法龍介紹,環巢湖濕地面積7.8萬公頃,占全市濕地總面積的67%,這些濕地在涵養水源、改善入湖水質、保護生物多樣性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是保護巢湖生態的天然“屏障”。近年來,為保護和修復濕地,合肥市先后出臺《關于加強濕地保護管理工作意見》、《合肥市濕地保護修復制度實施方案》、《環巢湖濕地公園群總體規劃》等一系列“剛性”文件。

“我們在前期執法檢查和充分調研的基礎上,制定出臺《決定》,讓環巢湖濕地保護管理有了‘硬拳頭’。 ”合肥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方正杰介紹,保護濕地,現有制度還不夠用,最終要用法治的思維和力量。為填補制度空白,去年11月,合肥市人大常委會制定出臺《關于加強環巢湖十大濕地保護的決定》,對巢湖半島、廬江馬尾河等十大濕地實施依法保護,依法劃定十大濕地保護面積和范圍,確保其生態功能不降低、面積不減少、性質不改變……為環巢湖生態保護立起一道“疏而不漏”之“網”。

為織“網”補“漏”,早在2012年實施的《合肥市水環境保護條例》,就第一次把河長制寫入地方法規。 2014年,《巢湖流域水污染防治條例》正式實施,將水環境保護目標完成情況作為各級人民政府及其負責人考核評價的內容。隨后,號稱“史上最嚴”的治巢政策,《關于加快建設綠色發展美麗巢湖的意見》于2017年底發布。 2018年6月,新修訂的《合肥市水環境保護條例》加大了水環境違法行為的行政處罰力度,罰款上限由10萬元提高到100萬元。在前不久修訂的《合肥市城市排水管理辦法》中,對于不按照規定將污水排入公共排水設施的,相關單位將面臨最高20萬元的處罰。 禁止在濕地保護區內擅自開墾、填埋、取土、放牧、捕撈,禁止向濕地保護區域傾倒有毒有害物質、廢棄物、垃圾,禁止破壞野生動植物繁殖區和遷徙地和魚類洄游通道……正在“走河”的包河區方興社區康園黨委的黨員們攤開“走河日志”一邊介紹,近些年出臺的一系列制度和“禁令”給責任人戴上了“緊箍咒”,形成保護巢湖的廣泛共識。

執法“鐵面包公”

“魚鱗和羽毛有沒有預處理? ”“為什么活禽區域未獨立設置傾倒池?”“雨水井內怎么存有生活垃圾?”……前不久,合肥市生態環境局迎來一批特殊的“客人”——南淝河流域部分農貿市場的管理負責人,他們被請來“約談”,對市場種種不規范排放垃圾現象進行詳細說明,并承諾限期整改。

“保護母親河,必須嚴格執法,拒絕一切說情。”合肥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凌海群說,法律制度不能成為“橡皮泥”,貴在實施和落實。被譽為合肥“母親河”的南淝河,經合肥市區注入巢湖,全長70公里,從遙遠的過去流淌到今天,孕育了合肥悠久的歷史文明。但隨著時間推移,尤其是近年城鎮化的加速,河流污染也愈加嚴重。為向“法”借“力”,去年10月11日,在“決不讓一滴污水流入巢湖”的決心中,南淝河流域水環境問題整治專項行動正式啟動,4個專項檢查組、1個評估和責任認定組,歷時20天,依“法”建立“問題清單”。 ?

肥東縣撮鎮鎮河長履職不到位,合肥三川鋼件熱鍍鋅有限公司未能提供環評批復和環評驗收等文件,公交公司龍崗停保場雨污水管網分流不徹底……短短20天里,合肥市生態環境局的網站上一共曝光了13批次的南淝河水環境問題,在“鐵面包公”面前,多位涉事單位負責人被處罰,單位整改情況被進行跟蹤,并向社會公布。

“項目再大,經濟效益再高,也不能突破環保制度的底線。 ”合肥市生態環境局局長丁志松介紹,嚴格執法同樣要有不為項目“讓路”的決心。據介紹,位于巢湖岸邊、游客云集的“岸上草原”項目,因侵占湖面、違規進行旅游開發,被全面關停。如今在嚴格執法的“高壓”中,已完成濕地修復面積達43.1萬平方米。近年來,合肥市通過開展生態保護紅線內項目清理行動,清理整頓飲用水水源地及巢湖紅線范圍內違法建設問題375個,多個項目被關閉或拆除。 “嚴格執法,也容易形成保護巢湖的共識。 ”合肥市人大常委會城建環資工委主任汪菊喜說,對破壞生態的“零容忍”,對違法行為的“不留情”,在社會形成了強大震懾力。“你看連這個別墅都拆了。 ”巢湖北岸,已經“洗腳上岸”的漁民指著正在拆除的違建別墅說,政府的決心換來了日益潔凈的巢湖碧水。

普法廣育“基因”

向“法”借“力”,離不開“普法”,即在全社會培育守規則的法治“基因”。

“通過這次事件,我們充分認識到環保的重要性。 ”去年8月6日下午,一場“公益訴訟增殖放流行動”在巢湖岸邊舉行,幾名在禁漁期捕魚的被告人親手將魚苗放生巢湖。就在數月前,包河區檢察院對他們提起訴訟,認為其行為損害了環境,侵害了公共利益,最終確定其賠償環境修復費10萬元,并參與增殖放流。據介紹,為起到“審理一起、教育一片”的警示作用,針對此類案件,合肥市基層法庭多次到案發地巢湖邊進行審判,大大增強了群眾的法律意識、環保意識。

“公益訴訟是培育群眾法治基因的重要途徑。 ”合肥市人大常委會監司工委主任徐基慶說。 2018年9月,合肥市十六屆人大常委會第五次會議作出了《關于支持檢察機關公益訴訟工作的決定》,將建立檢察公益訴訟工作機制、協作機制等寫入其中,這是我省首次以人大常委會決定的形式,支持檢察公益訴訟工作。與此同時,多年來合肥市人大常委會充分聽取各界意見,實行“民主立法”、“開門立法”,通過廣泛征集民意、吸納民智,全民生態環保法治意識不斷增強。

“我現在更有底氣了。 ”家住高新區大蜀山分干渠附近的丁景玉老人,每天都要到河邊遛彎,對河流水質及周邊環境問題十分關切,提出了不少意見和建議。該區河長辦給老人頒發了《高新區民間河長證》,邀請他繼續監督身邊河流,參與水生態保護行動。如今老人挑起“刺”來更有力了。

培育起群眾的法治“基因”,巢湖治理的法治力量必然增強。 “守水有責實現‘全覆蓋’,護水有力形成‘一盤棋’,治水有方打出‘組合拳’,愛水有為繪就‘同心圓’。 ”合肥市委主要負責人說,巢湖是合肥的重要窗口和靚麗名片,而守護美麗巢湖,歸根結底需要社會各界尊法、守法,形成各盡其責、共同發力、齊抓共管的強大合力。 “你說巢湖美,我說巢湖美,巢湖之美在那清粼粼的水。 ”暖冬的周末,長臨河鎮鄉村大舞臺上的一曲《巢湖美》,讓人再次意識到守住一泓碧水,便守住了巢湖之美。 2019年1-11月,巢湖湖區水質與上年同期相比,由Ⅴ類好轉為Ⅳ類,水華出現次數、累計面積、平均面積、最大面積均小于去年同期;重點河流水質明顯改善,15個國考斷面均達到年度考核要求。巢湖水質和生態環境的改善帶來了美麗大自然的“回歸”,據統計,目前巢湖沿岸有記錄的鳥類總數已達300多種,“湖清城美”的生態畫卷徐徐展現。


編輯:張弛

青海快3开奖走势分析